/// 希望变成一个优秀且坚强的人 ///

秦且,很高兴认识你。

【喻叶】玫瑰绮梦(R)

是给骨头太太的生贺啦。

补个档。

预警:修修无意识情况下被指jian


石墨图链

微博图链


天地不容/魂陷野玫瑰REPO
@被狼叼走了的棒棒骨 

台风山竹来了停课哈哈。
但其实广东这边太阳挺大,哈。

一份阳光灿烂的repo热腾腾地来啦!喜欢你说一万遍都不会腻的哦!骨头超级棒!一直支持你!希望骨头也能收获一个漫溢阳光的下午!

…悄悄说一声,骨头你要不要试着把所有小短篇做成个人合集呀?感觉会很棒哦❤️

【巍澜】点❤我❤看❤性❤感❤赵❤处❤反❤攻❤沈❤美❤人(R18)

如题,补个小破车。


百度云图链:      下 

石墨文链:全文

【喻叶】玫瑰绮梦(R18)

给 @被狼叼走了的棒棒骨 的生贺,喜欢太太将近一年了吧,所有all叶巍澜文都从头追到尾,写啥都是我心头好,真是太喜欢您了。斗胆为您写个被“按摩”的修修,车技不好,尽力了。(哭)

今天就返校准备军训了,提前祝骨头太太生日快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磕的cp粮都多,开车文思泉涌,身体棒棒,心情好好,遇到很多有趣的人,跟可爱的人在一起,开心脆皮鸭!

————

预警:修修无意识情况下被指jian


石墨图链

微博图链

吹吹这个芳心纵火犯

黄少天其人,名字简洁利落,其实并不是经典的广州名字,人是不是经典的广州人很难说,由人而论。


总觉得黄少天是打小看着港剧长大的,撩妹的手法该是一等一的高,再者一直泡在广式早茶港式甜品里,焦糖布丁杨枝甘露葡挞等绝对不离口,话语该是带着点儿甜味的。

黄少天其实蛮像港剧里那些个如风般张扬的少年,会披星戴月骑在机车上,乘千里快哉风撞破黑夜浓雾,是遇上南墙也会哐哐往上撞的不知天高地厚的性子。一个漂亮的飘逸并刹车后,黑色机靴在地上踩出清脆声响,一张英气的面庞在头盔掀起后暴露在皎洁月光中,明明是冷峻的面庞,见着你忽地朝你露齿一笑,再油盐不进的女孩子也会心软了。

哎,我即使是在空中,也想弯下腰来亲吻这...

【喻黄】情不能自抑

广东人民发来贺电:恭喜黄少天先生成年啦!生日快乐哦!

错峰为你复键写生贺小甜饼❤

低眉顺眼情话连篇学生喻x得意洋洋虚张声势(伪)老师黄

————————


“没办法,情不能自抑,还请少天老师多坦待一下了。”


喻文州生病了,请了三天假。

他落了好多课,所以这个给喻文州补课的重大任务就交给了黄少天。

黄少天蛮高兴,真的,因为这个无论是在学习上还是在床上都压着自己的混蛋终于稍稍落了下风,黄少天感到很得意。

虽然这并不是多么正经的超越,也不是多么有意义的比较,但少年人的心思就是那么单纯。

喜欢他,就跟他在一起,成绩比他差一点点,就努力一把,...

【花怜】神与少年(含R)

-到底是什么样的壁画使风信慕情大惊失色?到底整个万神窟的壁画如何画成?到底气血方刚的奶花如何克制住十年来的寂寞?

-秦且爆肝8k字之作《神与少年》为你解答。

-含5k加长林肯(是废话精本精了。


绝境鬼王真是好凶好凶der


开车使我疲惫,但还是很心疼花花,那么痛苦的时间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哇!

【喻黄】少年欢喜

       “ 要是以后世界让你失望的话,就躲进我心里来,我替你劈风斩浪,你替我守护我的心。

         因为只你一人,就足够我孤身抵千军了呀。 ”


喻文州生病了,请了三天假。

他落了好多课,所以这个给喻文州补课的重大任务就交给了黄少天。

黄少天蛮高兴,真的,因为这个无论是在学...

中秋贺文/ 我,黄少天,月亮一霸!

大家中秋快乐哇!
这个天哥不会那么话痨,会有点温柔,有点可爱,有点酷。
我不管反正他是全世界最好的!
———

黄少天是在半梦半醒中觉着冷意的。

他激灵一下醒了过来,眼睛尚未适应周围的的光线,一朵冰凉凉的桂花儿就悠悠地落到了他的鼻头。

黄少天不敢动了。

换做是往常的黄少天,就算是刚醒来全身也充满着无限的活力,不说是闹腾个半天,起码也不会有现今这般安静的样子。

黄少天自己也觉着奇怪。

他今天格外平静,既不想跳下树去刨一刨那些还沾着晨露的花骨朵,也没有昨天磨人的起床气,甚至感到十分惬意,身子极为放松,还有闲情去看一看那朵亲吻着他的鼻头的桂花儿。

是的,亲吻。

黄少天想到的就是这个词语。

一个非常美好温柔的词语,能让人瞬间想...

周泽楷/ 杀意


他一身黑衣劲装缓缓行在纷纷暮雪中,不急不缓,身形极为闲适地舒展开来,却又似禁锢在凌厉的窄袖中,仿佛一个矛盾的结合体,叫人心生凛凛而为之臣服。
——似是不设防。

忽地一道极为细小的破空声掠过张牙舞爪伸展着的干枝,噗地一下将断未折,却是抖下了簌簌雪屑,夹在骤起的呜咽寒风中如一道转瞬即逝的细细光亮冷掷而去。

没有任何预料,他身子忽地朝前一倾,似是一个趔趄一般右小腿一个后勾,倏起漫天迷蒙飞雪。
那细长的毒针撞开单薄雪屑,不稍一瞬便贴上了白皙脆弱的颈后肌肤,冰冷地贴着仅毫厘之隔的温热的毛细血管飞逝而过,最后如一片单薄的雪屑坠于茫茫天地中。

他似是脚下再一个不稳,堪堪闪过后身子极为突兀地朝前一弓,裹于黑色皮手套下的...

© 明朝秦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