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希望变成一个优秀且坚强的人 ///

秦且,很高兴认识你。

【all叶】国家队的游泳课 02

我要收回之前说开小车只为糖的话,因为我要开大车吹修修!

我已经看透你们了,你们就是想我开车对不对。

呜呜呜我对不起老叶!呜呜呜我想舔这个修修嘛!

私设老叶是个旱鸭子(不许打我!)

正规游泳教程现在开始!真的!一点!都不!色情!


韩文清是健身房的常客,练就了一身好肌肉,多一分嫌赘,少一分嫌瘦,端的是一副随时能上模特周刊的好身材。现下虽是跟张新杰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但明眼人可见,韩文清的眼神一直飘向更衣室,浓黑的眼眸看似无半分波动,实则隐着汹涌的波涛,在看到来人的那一瞬间,风急浪高翻涌而上。

叶修从走廊尽头缓步走来,神色无常,但仔细看仍能看出耳根处微微发红。皮肤透着柔光,七分缱绻白,在倾洒而下的天光中如白玉般莹润。修长的脖颈下是深陷的锁骨,如蝴蝶展翅一般,似乎顷刻便要振翼而出。胸膛结实平坦,上面两粒粉嫩的小红果在众人的灼灼目光中敏感地立起,在微风中颤颤巍巍的,晶莹诱人,与白净的皮肤互相映衬,似乎在邀请着人上前细细品尝。小腹平坦,身为一个宅男竟难得的没有赘肉,被泳裤勾勒出美好的曲线,下面裹着欲抬未抬的龙头,让人血脉奋张。黑色泳裤下的一双笔直的腿嫩白光滑,沐浴着天光,光华流转。

太……撩人了。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紧紧盯住叶修,屏住了呼吸,这美色太犯规了!

直到李轩悲伤地高呼一句“同是宅男身,相煎何太急”往叶修身上一扑时,众人才清醒过来,脸色不同程度地都晕上了一层嫣红。

“得了大家都是男人,这么盯着我干啥,羡慕啊?”叶修耸耸肩,冷漠地无视了这群禽兽的灼热目光,“嘣”地敲了一下扑过来的李轩,扯着嘴角神色无奈,顺手披上了韩文清递来的白毛巾。

“谁说都是男人,把我们当空气了啊?”苏沐橙清脆的声音远远传来,看到叶修幽幽飘来的目光后嫣然一笑,俏皮地向众人扬了扬手机,眼里掠过促狭笑意。楚云秀也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把手机放进了一边的衣服口袋里,显然也是趁刚才叶修不留神时拍好了照留好了底。

“沐橙美女!”方锐狼嚎一声,使劲儿向苏沐橙抛媚眼,似乎在说“发我发我快发我”。

周泽楷向前走了两步,又想起什么似的从旁的裤袋中掏出了手机,修长的手指在手机上飞跃,不多会便编辑好了一条信息,“叮”地一声发送到了楚云秀的手机上。随后他转身走向叶修,带着些许害羞和试探向人说:“前辈……拍?”

“拍你个头。”叶修没好气地说,拧了一把凑过来试图偷拍的唐昊的手臂,“老韩你快叫他们排队,手机统统上交。”

韩文清敛睫隐去眼中的惊艳,再次抬起头时又恢复了往日严肃的神情,但天知道他胸膛下跳动的心有多么激动多么雀跃多么欢快。

“手机交到吴教那儿,全部按照编号站好!”韩文清声音浑厚,中气十足,在游泳馆中震荡开来。

喻文州面目漾笑,在众人恨不得将他生吞如腹的眼光中脚步轻快地站到了叶修身边,侧着头温声说:“前辈,多指教。”

“嗯。”顶着喻文州温润的目光,叶修微微点头,开始了他被围观被偷拍被调戏被宠溺的学游泳生涯。

 

在场的都是成年人了,多少都会一点游泳,其中更是不乏个中高手,所以吴雪峰的任务就是把不会的教会,例如叶修,把姿势不规范的调教好,例如张佳乐。

吴雪峰一脸看到世界末日一般生无可恋地看着在泳池里奋力狗刨的张佳乐,揉了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无奈地叫人上岸。

“唔,我大概知道你们各自的问题所在了。周泽楷、肖时钦、张新杰、王杰希、苏沐橙、楚云秀、唐昊、方锐随韩教去进行加强训练。”吴雪峰左手拿着点名表,右手拿着笔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点名表的硬壳。

“不不不!”闻言方锐先声拒绝,“我游得不好,很久没游过都快忘记了,还是得留下来跟大家再练一下才行。”眼神那叫一个真诚。

黄少天转过头,狠狠瞪了一眼方锐,也想借口自己游不好以便留在叶修身边。

“得了吧少天,前几天我才看到你发朋友圈说去游泳,还附了段视频,现在又说自己游不好,鬼才信呢。”李轩毫不留情拆穿了黄少天不堪一击的借口。

“OK那就这样定了,方锐留下,没点到名的跟我走。”说罢吴雪峰放好点名表,领着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走到另一个小规模的泳池。

到了场地后,吴雪峰让众人排成一行,简要指点了一下吸气,憋气,呼气的方法后,开始给他们规范蛙泳腿的动作。他面朝众人坐下,两腿朝前伸直,边解释边示范——首先收腿,大腿发力牵动小腿贴上大腿后部,同时两膝间有两个拳头的空隙,然后勾起脚板朝两侧(说白了就是从正前方看去两腿呈M形),停顿一秒后两腿向前划圆,重新合拢,口号叫“收—翻—蹬—夹”。

吴雪峰不愧是联盟特地请来的嘉宾,动作示范十分标准,若一定要说有什么不足的话,……麻烦您的眼神收一收成吗?别老勾着老叶!

色诱!赤裸裸的色诱!张佳乐气呼呼地想,自己也要快点学好去教导(se you)叶修才行。

下面就是自由训练时间,吴雪峰在七人中穿梭,时不时停下指点一二。逐个指导好后,他走到叶修身前停了下来,眼中浮出温和笑意,蹲下身轻轻对人说:“小队长,你好像做得不是很标准哦。”声音里有隐隐的笑意,在柔和天光中微微发酵,悄悄钻进叶修耳朵里。

“能游得去就行。”叶修的态度倒是十分无所谓,反正他也只是打算来划个水。

“不行……这样不行……”吴雪峰沉吟片刻,缓缓开口,“我可是你的教练,要对学员负责。”说罢他无视叶修抗拒的眼神,按着叶修的腿进行动作辅导。“两腿要分开些,不然在水中得沉下去了。”吴雪峰双手握拳,挤开叶修两腿,调到合适距离后轻轻捏住叶修脚板,向前划圆恰恰停在自己胸前,微微勾起唇角牵扯出温润笑意,带着一丝意味不明的弧度。他轻轻掐了掐叶修的脚趾——它们在阳光下粉嫩莹润,可爱得不行。“小队长果然还是像以前那么软呢。”

叶修的表情在旁人看来十分可爱,是那种被羞耻地夸了有些不好意思又故意装得十分镇静,耳根却不自主地泛起点点红色的表情,可爱得让吴雪峰想一把把他搂进怀里再也不放开了。

喻文州在旁边轻轻咳了一声,抬眸笑对吴雪峰,声音轻柔:“张佳乐好像还不会呢,吴教不去教一下他吗?”神情不显山不露水,显得十分耿直。

 

不多会,大家都学会了蛙泳腿,吴雪峰对此十分满意,便带着他们到泳池岸边进行水中蛙泳腿训练。

一排人规规矩矩地坐在池岸,两条大长腿前伸,顺着水波在水上荡啊荡的,晶莹剔透的水珠在腿上滚来滚去,格外耀眼。

“前辈。”喻文州靠近了叶修,轻声唤他。

“嗯?”叶修侧头,看着这个后辈,他柔软的头发在午后的日光下盛着细碎的光,像这个人一样容易让人心生亲近。

“小队长——”喻文州还没来得及回答,那头传来吴雪峰的声音,他抿了抿嘴,想着还是等吴教吩咐完再说吧。

“坐出去一点啊,一排看过去就你腿最短了。”吴雪峰的声音远远的,时起时落。

叶修听得不大清楚,恍恍惚惚地把屁股往外挪了一点,正想跟喻文州说些什么,忽然“哗”的一声,水花四溅,叶修的声音突兀地挂在半空中,人已急速地下坠到水里。

完了要呛死了。叶修十分消极。

忽然一只粗壮有力的手臂从叶修胸前横过往上一提,下一秒,他猛地撞在一个炽热的怀抱里,鼓擂般的心跳震荡在叶修耳畔,一下一下,透着强烈的阳刚气。身后那人的手臂紧紧禁锢着叶修,力道大得惊人,仿佛要将他融进血肉里。他的呼吸有些急促,湿热鼻息喷洒在叶修头顶上。

是韩文清。

叶修被韩文清勒得有些喘息急促,忍不住出声:“老韩。”

“嗯。”韩文清的声音压得极低,这样听来,竟似带了烟草般沙哑。

“你什么时候来的?”叶修不舒服地晃了晃脑袋,柔软的发丝不经意撩过韩文清胸膛,让他一瞬就绷直了身体。

“刚才。”韩文清喉结轻滚,低低回应。

“来干啥?”

“看看你。”



tbc.




评论(11)
热度(334)

© 明朝秦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