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希望变成一个优秀且坚强的人 ///

秦且,很高兴认识你。

【韩叶】变小的恋人

吃完早饭后,叶修到阳台摆弄摆弄前些天沐橙送来的花花草草,都不是名贵的品种,花期也长,开花时满院明丽的颜色,倒也赏心悦目,于是叶修便顺理成章地收下了。

正忙着把月季花盆里的杂草拔除时,韩文清从屋里走了出来,把歪到一边的扫帚摆好,沉默着看叶修忙得不亦乐乎。这个人以前还懒得要死,现在倒是对这些琐事挺上心,也好也好,免得在家里闷的。但是叶修专注拔草松土的神情又意外的可爱,非要斩草除根又怕殃及池鱼,眉心微微凝起有些烦恼。韩文清心神一动,从背后环住叶修亲了亲他脸颊。

“唔老韩。”叶修早就发现韩文清出来了,一直杆在那儿看自己忙活,也不知道来帮一把,他有些气呼呼,但又觉得老韩每天要给他们俩做饭实在是巨大工程,还是就此搁下不介意了。

至于韩文清突然亲过来,叶修已经十分惯常了,有时他们一起看电视,看到情动时老韩也会忽然侧过脸亲亲他嘴角,然后再回去认真地看电视。偶尔老韩做饭的时候,他就在旁边看,一边想着自家有个那么贤惠的好男人一边自我骄傲,亲口老韩以示嘉奖。有时他们浅尝即止,有时也会缠缠绵绵许久,纠缠到快要窒息后才猛然醒悟,粥要糊了。

叶修偏头顺着人吻也亲了亲韩文清嘴角,招手示意他先去忙别的,“乖,我忙呢。”语罢却没有听到意料之中韩文清走开的脚步声,叶修心下疑惑,转过身一看,韩文清凭空消失了!

或者说,正常的韩文清消失了,一个迷你的韩文清出现在了他之前站着的位置,显然是缩小版,眉眼小巧玲珑,小小的脸上是极其复杂的神色,黑一阵红一阵,眉峰蹙起,嘴唇动了动,无力地没有说出话来。

噗。叶修笑死了。

这个老韩真是好可爱好可爱,那么小的一个,只有一本语文书那么高吧,小胳膊小腿的,偏偏面上还十分严肃,瞪着眼看着叶修笑弯了腰,透露出你再笑我就家暴的信息。可惜他实在迷你,再凶神恶煞的眼神也只能看作是卖萌。

叶修笑得更欢了,一点都没给自己的恋人脸面。他连花都不伺候了,全心全意地笑,本来人就嘲讽,这么大肆嘲笑,更是让韩文清的脸色铁青几分。“哈哈哈哈老韩哈哈哈……笑死我了不行,你这个样子哈哈哈哈太可爱了吧。”

任何一个威武的男人都不希望别人以可爱,乖巧等字眼形容自己,韩文清也不例外,他黑着一张小脸,很是愤怒。

等叶修笑够了以后,他蹲下来把韩文清轻轻拎起来,挂在臂弯里走进了屋子,放在小沙发上后转身去找个小枕头给他靠着。

韩文清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接受了自己变小的现实,给自己重新构建了一个视觉世界以后,很舒服地享受着叶修给他找来的棉绒枕头。

但是叶修的反应实在是让韩文清很不爽。叶修一直在克制着自己笑出声的冲动,这实在不怪他定力不好,你想一想,一个往日那么严肃那么凶巴巴的一个人突然变得特别小巧可爱,这种前后的反差萌也会让你笑很久吧。

叶修已经很给面子地只笑了一个小时了。

 

后来他们都慢慢习惯了,其实韩文清变小对他们的生活也没什么影响,但是对他们吃的饭菜很有影响。

以前家里都是韩文清掌勺的,现在他变小了,这意味着他拿不动锅铲,这也意味着叶修要亲自下厨炒菜做饭,这也意味着叶修以后要把买菜洗菜做菜洗碗扫地拖地等家务全部包上。

“真是不当家不知当家难啊。”叶修感慨,把手里拎着的袋子托了托,小声问,“老韩,你还好吧?”

“闭嘴。”韩文清没好气地说。还好他人虽然变小了,声音却没有随之一起变小,仍像以往那样浑厚,听着倒还挺顺耳。

韩文清从袋子中探出头来,审视了一下形势,吩咐道:“再往前面走一百米,右手边有一家生鲜超市,去买点猪肉。”

“好咧。”叶修依言进入超市,按照自己惯常的习惯买好了一块前头瘦肉后转移阵地去买菜。肉叶修是会挑,青菜倒是苦了他了。没烂菜叶子不就成了吗,看起来还挺水灵不就成了吗,价格还过得去不就成了吗?为什么老韩要嫌弃那棵小白菜蔫黄,不是挺玲珑小巧的吗。为什么老韩要嫌弃那棵胡萝卜太贵,不是很脆生生的吗。

“闭嘴。”韩文清在一个没人的转角小声说,“胡萝卜再贵能贵到那个价?坑的就是你这种不当家的人。”

叶修从韩文清的话语里感到了一丝嫌弃,于是他学乖了,也不拽着韩文清继续追问,乖乖巧巧地就按照人指示买好了菜。

买完菜还不行啊,最后还是要落实到炒上。韩文清厨艺高超,两人同居多年,叶修的嘴早就被他养刁钻了,味道稍微差点的都不屑一顾,现在要自己这个半吊子炒出来的菜只能勉强维持生存的来下厨,叶修对自己的未来有点消极。

消极归消极,饭还是要做的。为了方便韩文清指导自己做菜,叶修特地给他找了张防滑的小胶垫铺在厨房的桌子上,一再强调“不许跑出来啊有水会滑倒摔死不管不顾不负责啊”什么的,韩文清端端正正地站在了胶垫上,眼神中带着几分鄙视,似乎在说“你觉得我会那么不小心掉下去吗”。

“撒一小勺糖。”“油放太多了!”“……错了错了那一格是绵糖,我让你放盐。”“停停停关火关火。”“加水,一小碗就够了。”“粥要糊了。”“蒜蓉放了没?”……

一时间,厨房里鸡飞狗跳,韩文清一开始倒是老神在在的,指挥得干脆利落,后来脾气也被叶修磨没了,暴躁的性子一下子就暴露出来。叶修一开始被指挥得还挺懵,后来也逐渐摸到门路了,节奏慢慢跟上了韩文清的指挥速度,虽然吵吵闹闹的,但一顿饭还是成功完成了。

“好啦老韩。”叶修洗洗手,在毛巾上蹭了蹭,把小小的韩文清举到空中,弯着眸子眼睛亮亮的,“接下来我都会了,您老就先去休息一下吧。”说罢也不管韩文清是否拒绝,脚步轻快地就把他放到了饭桌上,“乖乖等我啊。”

韩文清挪了挪屁股,坐到了桌子边上,两条小腿在空中晃荡晃荡,眼睛一直盯着厨房里的那人。啧,你别说,还真有点像模像样,装菜洗碗还挺利索。韩文清感到很满意。

不多会,叶修手端瓷盆从白雾弥漫的厨房出来了,轻轻放在桌子上,碗筷都规规整整摆好,脱下围裙进去抹抹手,在韩文清附近落座。

菜还蒸腾着热气,香气扑鼻,带来热量,很容易就勾起人心中的满足感,韩文清眼神一直锁在叶修身上,看着他在厨房和饭厅之间穿梭,带起一阵阵风,看他端着一盘盘散发着热气的菜出来,眉眼是难得的温柔,看他像个家庭妇男一般脱下围裙落座,很臭屁地向自己显摆他的成果。突然,就感到很满足。

叶修替自己盛满了一碗饭,拿来一个小碗和两根牙签放在韩文清面前,看到韩文清难得的呆愣神色心下被萌化,不由自主地捏了捏韩文清的脸。

噢,这张刚才还有一点温情的韩文清的脸又黑了。

 

“哎?好像没有洗洁精了?”叶修正把晚饭用的碗碟搬进水槽里,探头一看发现洗洁精已经见底了。“成吧,我到附近买一瓶回来。”他用水把碗碟冲了冲,手抹了抹毛巾走出厨房,对着正在吃葡萄的韩文清说,“老韩,你去不?”

“唔……”葡萄的核对于此时的韩文清来说有点大,他差点噎住了,缓了好一会儿才说,“不去。”

“那你好好看家啊。”叶修出门走了几步路,又探头回来吩咐了一下。

韩文清在吃葡萄,没理他。

这里偏郊区,未来五年里将会是城市建设发展的黄金地段,但现下实在有点人烟稀少,到最近的一家小商店都要走上十分钟路程,一来一回便要用时二十分钟。

等叶修回来的时间里,韩文清吃得有些撑,变小以后他的饭量明显地减少了,吃了没几个就饱得打了一个嗝,摇摇晃晃准备走去打开电视时,阳台忽然传来鹦鹉的声音——

“老韩——”“闭嘴。”“老韩——”“闭嘴。”

那只五彩斑斓十分恶趣味的鹦鹉不厌其烦地重复着它这些天学来的话,在架子上上蹿下跳,显得十分得意。

韩文清拉下了脸,这勾起了他十分不好的回忆。

有时他和叶修中午被晒得暖洋洋时会一时情动,直接往客厅沙发上一倒就胡搞起来,箭搭在弦上将要射出时,阳台突然传来那只小破鸟讨厌的声音,嗓门大得厉害,生怕别人听不到似的。

“老韩——”“闭嘴。”

“老韩——”“闭嘴。”

……

学得活灵活现,仿佛本人在说一般。如果不是在这种关头,韩文清和叶修一定会给它狠狠地鼓掌表扬。

但是……太尴尬了。

正搂着韩文清脖子的叶修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两人顿时萎了。

这种关头被这种声音打断了,任谁都不能硬起来。韩文清黑着脸草草给自己解决了一次,清理了一下残余的液体,抱着叶修回房间洗澡。

两人泡在浴缸里,韩文清的钱包脸一直是黑的,叶修看得忍俊不禁,带着几分哄的意味说:“不气不气啊。”

叶修不说还好,这么一说,韩文清神色更是冷了几分,沉默许久,才从牙缝间挤出几个字:“迟早我要拔了那只破鸟的毛。”

叶修也假装同仇敌忾的样子,但弯弯的眉眼还是出卖了他的内心,他斟酌了一下词句,好言好语劝道:“还是别了吧,毕竟是黄少天送来的礼物嘛。”

韩文清撇了撇嘴,说:“果然跟他一样唠。”

后来还是没有拔了小破鸟的毛。

此时的韩文清听到了那只往日破坏自己好事的小破鸟的声音,冤冤相报何时了,现在了!韩文清摩拳擦掌,准备新仇旧恨一起报了。

不得不说这是一只有灵性的鹦鹉,这一点从它只模仿韩文清和叶修的这么两句话中可以看出,从它看到往日仇人韩文清走来时,果断地停止了鸣叫和上蹿下跳,很冷静地看着一步步走来的小韩文清表现出来。

咦,这个人,怎么变得那么小?

好欺负多了啊!

鹦鹉突然激动,觉得自己鸟生的第一个手下败将将在今天诞生,真是可喜可贺啊!它太激动,哆嗦着就往对手走去,完全忘记了自己是有一条细细的铁链子绑着的。

……

“砰”地一声,第一回合以韩文清不战而胜落下。

第二回合,一人一鸟纠缠在一起,空中不时有刷的破空声,方圆一里内鸟兽尽亡。

叶修回来时,在门外就听到屋子里嘈杂的声音。他心下疑惑,难道老韩把杯子弄倒了?还是不小心掉到地上了?或者是卡在沙发缝里了?

叶修一开门,就豪迈地扬声呼唤了一声:“老韩——”

一人一鸟迅速分开,几片五彩斑斓的羽毛在空中颤巍巍地落下。小破鸟有些狼狈,羽毛凌乱,被韩文清挠走了好几根毛,四下散开。而韩文清只是衣服有些乱,小小的手上被小破鸟划出了一道血痕,除此以外看着还挺从容。

听到叶修的呼唤,已经处于下风的小破鸟马上见风使舵,扑棱着翅膀委委屈屈地啾了一声:“闭嘴~”

韩文清恶寒地抖了抖。

叶修顺着声音看到了站在鲜艳的羽毛中的一人一鸟,十分无奈地摇了摇头,把买回来的东西放在了一边的矮几上,快步走过去。

小破鸟感动得快要留下眼泪了,啊亲爱的修修你要来替我报仇了吗?

它激动地要上前给叶修一个拥抱。

但叶修视若无睹地越过它,心疼地抱起韩文清,语气放得温温柔柔的:“怎么跟这只小破鸟闹起来了呢?”

你别以为我听不懂人话叶不修!我听到了!你居然说我小破鸟!小破鸟觉得自己被爱与正义抛弃了,在黄金狗粮的投喂下光荣牺牲(没有,正是脱毛季节,它应该好好换一批毛)。

 

韩文清变小的第一天,在两人忙忙碌碌的适应中终于落下了帷幕。

晚上叶修洗完澡,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回房间,走过客厅时顺手把韩文清落下的小枕头也一并拿了回去。韩文清老早就到水龙头下冲了两把冷水权当做洗澡,叶修走进房间时他正冷着一张脸坐在窗沿,沉默看着远处的霓虹万影。

“老韩。”也许是洗过澡后人都会不由自主地放松的缘故,叶修的声音懒洋洋的,带着好听的鼻音,在静谧的房间里格外清晰。他走到窗边,把毛巾搭到一边的椅子上,捞过正入神的韩文清,眼里浮现出隐隐笑意,“怎么?今晚那么安静。”

韩文清踩在叶修腿上,帮他把裤带松开些,很大爷地坐在了叶修为他带来的小枕头上,继续思考他刚才意识到的一个严重的问题。

很严重。

关乎到他们俩的感情生活。

那就是——自己变小了,一刻千金的夜晚就不能胡搞了。

怎么想都觉得很悲伤。

叶修好笑地揉了揉韩文清的头,活动了一下脖颈懒懒地靠在椅背上,伸长了腿放松一下绷紧的肌肉,把小枕头放平稳了些,不无抱怨地说:“当家真痛苦,哥这腰啊。”

韩文清瞥了叶修一眼,冷哼一声:“知道了吧?平时跟个大老爷似的。”

“知道了知道了韩老爷。”叶修讨好地笑笑,亲亲韩文清额头,“我知错啦。”

韩文清有些别扭,叶修认错认得太快,让他有点无法适应。他踮起脚马马虎虎亲了口叶修的下巴,以示原谅叶修以前不贤惠的行为。

韩文清的头发撩着叶修的下巴,痒痒的,他不由笑出声来,托着小枕头放到床上,自己去关了灯,也轻手轻脚爬上床,找到了在自己枕头边的韩文清,在黑暗中小小声说:“睡啦。”

“嗯。”韩文清盖上叶修不知从哪里找来的小棉布,闭上了眼,浓黑的睫毛一颤一颤,显然没有睡着。

叶修体贴地帮韩文清把被子拢好了一点。韩文清的脸在月光下柔柔地笼了一圈微光,往日冷硬的脸部轮廓意外地柔和了许多。叶修看得心里有些荡漾,索性闭上了眼不见为净。

韩文清意识到的问题,他何尝没有意识到呢。

就是不知道要禁欲多少天了。

繁忙的城市华灯璀璨,夜夜笙歌,很多物质的东西在夜晚提灯潜行,却将本质的东西埋没在高楼大厦中。五彩斑斓的霓虹灯倒映在江面上,宛若镜花水月一般,美丽却容易破碎,都说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碎,能在灯红酒绿的城市里守着一个小家,拥着恋人睡去,不说晚安却彼此心照,没有利益也没有顾虑,应该是很多人终生所追求的吧。

借着窗外朦胧的月光,叶修将身子往韩文清处移了移,人却没贴上去,轻声说:“老韩,以后我们一起管家。”声音不大,悄悄隐没在了黑暗中。

也不知道韩文清听到了没。

肯定听到了吧,他耳根都红了。




一共打算写三对cp,韩叶喻黄双花,都是我最喜欢的。

写完之后会有个汇总,大概会谈一谈对这三对cp的感受。

评论(4)
热度(64)

© 明朝秦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