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希望变成一个优秀且坚强的人 ///

秦且,很高兴认识你。

吴叶/ 你是意外


你在过去,也在未来。
你是意外。



叶修:
已经是深夜了,若是叫你知道了我还没睡觉,定是要装腔作势地教唆我一番吧。
说来到也奇怪,出国后的这几年我都不曾梦到过你,一次也没有。有时午夜梦回,四周乌漆一片时,我会很突兀地想起你,然后就会笑起来。指尖会拢到掌心处,碰及掌心温热的温度时,心里会很宁静。
那是你曾经摩挲多次的地方,你的温度会顺着指尖轻轻淌到掌心的纹路中,一圈又一圈地回旋着,像是一种既定的轮回,不知休止地向前延伸着。
我其实并不喜欢既定的东西。像是一个框一般将人束缚进去了,就再也逃离不开一般。
你不应该是既定中的人。
你是意外。
你在未来。
所以我们相遇,是湖海遇上山川,没有人能确凿地下定论谁要遇见谁,可它们就相见了。从此湖海萦山,山束湖海。
然后再分开,各自天涯。
我有时候很喜欢这个词语,有时候又格外讨厌它。
喜欢它时是在清晨,由第一声鸟啼唤醒。讨厌它时是在深夜,由最后一声叹息勾起。
我记得你的很多种样子。打荣耀的时候最好看。可我却最喜欢睡前的你。
把所有都撤去后鲜活饱满的你。
明明是被大家督促着要早睡却会偷偷爬起来责怪我偶尔熬夜的你。
会很小心翼翼地把门拉开一条小缝,光着脚踩在冰凉的地板上的你。
会装出惊讶而后顺势教唆我的你。
最纯最鲜活的你。
其实我都知道的,你的窗子对着我的房间,大概我在里边的任何一点动静都躲不过你悄悄从我给你掖好的被子中探出眼睛的你。
可我有时还是会很享受你为我操心的样子。
会让我觉得,那时的你应该是满心装着都是我吧。
真是希望能一直盈盈于你心,日月不分离。

我一直清醒地知道我未曾离开你,因为你就躲在我心口上,藏在我的眼睛里。
你在过去,也在未来。
你是意外。



吴雪峰 于深夜

评论
热度(25)

© 明朝秦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