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希望变成一个优秀且坚强的人 ///

秦且,很高兴认识你。

周泽楷/ 杀意


他一身黑衣劲装缓缓行在纷纷暮雪中,不急不缓,身形极为闲适地舒展开来,却又似禁锢在凌厉的窄袖中,仿佛一个矛盾的结合体,叫人心生凛凛而为之臣服。
——似是不设防。

忽地一道极为细小的破空声掠过张牙舞爪伸展着的干枝,噗地一下将断未折,却是抖下了簌簌雪屑,夹在骤起的呜咽寒风中如一道转瞬即逝的细细光亮冷掷而去。

没有任何预料,他身子忽地朝前一倾,似是一个趔趄一般右小腿一个后勾,倏起漫天迷蒙飞雪。
那细长的毒针撞开单薄雪屑,不稍一瞬便贴上了白皙脆弱的颈后肌肤,冰冷地贴着仅毫厘之隔的温热的毛细血管飞逝而过,最后如一片单薄的雪屑坠于茫茫天地中。

他似是脚下再一个不稳,堪堪闪过后身子极为突兀地朝前一弓,裹于黑色皮手套下的细长十指微动,左脚脚尖一顿,身子借着重心冲力一个回旋,举手。
结了一层薄茧的指尖摩着冰冷机板,他轻呵一口气,稀薄的白雾很快随风声一同湮灭在旷野远处。有一片雪花飘落指尖,融成一滴冰凉的水,尚未流及掌心,骤然回扣。
子弹上膛。
黑长细影闪掠而出,无畏以苍茫白雪大地为背景,只朝着那亦是做足了准备的人冷射而去。
低温冻结血液,却凝结不了杀意。

那人勾唇冷笑,笑容尚未挑至眼底,却随着噗地一声已然僵硬,连再不甘地多看一眼的力气都被瞬息间抽离去。
呼吸停滞。
——谁曾告诉你,他只有一枪。

他微微抬起头,黑发掩映下的一双长眸微挑,恰恰可以捉住那未曾完全散去的冷冽,是战场硝烟落定后仍存的肃杀,裹挟着簌簌凌厉狂雪。
收枪的动作迅速利落,另一手却扣着那一发冷枪凑及嘴角,凝视片刻,眸中只存了些许矜傲,偏生还带了些虔诚的烟火味,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他薄唇轻贴上去,擦着冰冷的枪口一掠而过,却是引得心中三分烈焰肆意燃起,仿佛茫原骤起红莲业火,惊破百年苍生,携几分肃杀的凌厉,吻罢便就了一岁杀节。


枪口凝着明晃晃的光圈,似是沾了寒意而携上了几分冷冽。
他吻罢后极为好看的唇上也似润上了些许光泽,无端生出些性感。





而周泽楷的杀意,始终是冷冽,甚至是性感的。



而时,呼啸于身遭的大雪尚才缓缓落下,铺开一地茫茫。

评论(7)
热度(32)
  1. 懒懒明朝秦且 转载了此文字
    特别帅气!

© 明朝秦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