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梦想都在那里,我不得不去。”

【喻叶】玫瑰绮梦(R18)

给 @被狼叼走了的棒棒骨 的生贺,喜欢太太将近一年了吧,所有all叶巍澜文都从头追到尾,写啥都是我心头好,真是太喜欢您了。斗胆为您写个被“按摩”的修修,车技不好,尽力了。(哭)

今天就返校准备军训了,提前祝骨头太太生日快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磕的cp粮都多,开车文思泉涌,身体棒棒,心情好好,遇到很多有趣的人,跟可爱的人在一起,开心脆皮鸭!

————

预警:修修无意识情况下被指jian


石墨图链

微博图链

吹吹这个芳心纵火犯

黄少天其人,名字简洁利落,其实并不是经典的广州名字,人是不是经典的广州人很难说,由人而论。


总觉得黄少天是打小看着港剧长大的,撩妹的手法该是一等一的高,再者一直泡在广式早茶港式甜品里,焦糖布丁杨枝甘露葡挞等绝对不离口,话语该是带着点儿甜味的。

黄少天其实蛮像港剧里那些个如风般张扬的少年,会披星戴月骑在机车上,乘千里快哉风撞破黑夜浓雾,是遇上南墙也会哐哐往上撞的不知天高地厚的性子。一个漂亮的飘逸并刹车后,黑色机靴在地上踩出清脆声响,一张英气的面庞在头盔掀起后暴露在皎洁月光中,明明是冷峻的面庞,见着你忽地朝你露齿一笑,再油盐不进的女孩子也会心软了。

哎,我即使是在空中,也想弯下腰来亲吻这...

【喻黄】少年欢喜

       “ 要是以后世界让你失望的话,就躲进我心里来,我替你劈风斩浪,你替我守护我的心。

         因为只你一人,就足够我孤身抵千军了呀。 ”


喻文州生病了,请了三天假。

他落了好多课,所以这个给喻文州补课的重大任务就交给了黄少天。

黄少天蛮高兴,真的,因为这个无论是在学...

中秋贺文/ 我,黄少天,月亮一霸!

大家中秋快乐哇!
这个天哥不会那么话痨,会有点温柔,有点可爱,有点酷。
我不管反正他是全世界最好的!
———

黄少天是在半梦半醒中觉着冷意的。

他激灵一下醒了过来,眼睛尚未适应周围的的光线,一朵冰凉凉的桂花儿就悠悠地落到了他的鼻头。

黄少天不敢动了。

换做是往常的黄少天,就算是刚醒来全身也充满着无限的活力,不说是闹腾个半天,起码也不会有现今这般安静的样子。

黄少天自己也觉着奇怪。

他今天格外平静,既不想跳下树去刨一刨那些还沾着晨露的花骨朵,也没有昨天磨人的起床气,甚至感到十分惬意,身子极为放松,还有闲情去看一看那朵亲吻着他的鼻头的桂花儿。

是的,亲吻。

黄少天想到的就是这个词语。

一个非常美好温柔的词语,能让人瞬间想...

周泽楷/ 杀意


他一身黑衣劲装缓缓行在纷纷暮雪中,不急不缓,身形极为闲适地舒展开来,却又似禁锢在凌厉的窄袖中,仿佛一个矛盾的结合体,叫人心生凛凛而为之臣服。
——似是不设防。

忽地一道极为细小的破空声掠过张牙舞爪伸展着的干枝,噗地一下将断未折,却是抖下了簌簌雪屑,夹在骤起的呜咽寒风中如一道转瞬即逝的细细光亮冷掷而去。

没有任何预料,他身子忽地朝前一倾,似是一个趔趄一般右小腿一个后勾,倏起漫天迷蒙飞雪。
那细长的毒针撞开单薄雪屑,不稍一瞬便贴上了白皙脆弱的颈后肌肤,冰冷地贴着仅毫厘之隔的温热的毛细血管飞逝而过,最后如一片单薄的雪屑坠于茫茫天地中。

他似是脚下再一个不稳,堪堪闪过后身子极为突兀地朝前一弓,裹于黑色皮手套下的...

【黑遍全联盟/兴欣】点❤️我❤️看❤️兴❤️欣❤️三❤️大❤️女❤️装❤️大❤️佬❤️深❤️夜❤️聊

-逻辑线已死,不要纠结那个神一般的练级速度和副本。
-叶方魏互怼日常!

————

1.
方锐最近有点无聊。
他看看训练结束后马上凑一块在窗前吞云吐雾乐得逍遥的叶修和魏琛俩老烟枪,再看看安静如鸡整理着笔记的罗辑和勾着罗辑肩咋咋呼呼要去吃饭的包子,最后不死心地最后看看正热火朝天讨论开了哪家最新出的一款时装或是最近热播的电影电视剧的苏沐橙和唐柔,心里的阴影面积扩大到了沉浸题海的应届毕业生都不能求算的程度。
你们bad bad。
方锐难过。
方锐委屈。
但方锐不说。
他幽幽地飘离训练室,悄咪咪地爬上了网游,打算披个马甲去勾搭小姐姐。
接近漂亮小姐姐最直接快捷的路径,就是以一个小闺蜜的身份出现,方锐拿着鼠标的手动了动,给自己...

【韩叶】今夜七夕

韩将军x叶军师

*背景:韩文清为关山营将军,叶修为军师,同时也是副将,七夕关山营大捷。是夜,韩将军独自出行,叶军师提剑出来寻人。

别看我说的那么风雅,其实就是一辆满怀爱意的车。(今早翻车了补个,微博是朋友帮我发的)

————


今夜七夕。

极目眺处,是一层深似一层的昏暗,浓浓地一直晕染到山边,与夜色融为一体,竟是不能再辨认何处是天,何处是山。

初七的上弦月低低地挂在树梢枝头,一弯破开黑暗的弧线在影绰枝丫间也是亮得妖异,愈往左边边缘处愈是稀薄,最终也融入了暗灰色的黑夜里。那沾了光亮的寒树枝丫更增一层白霜,张牙舞爪地往天上伸展,已是守候了这边塞不知多少日夜,仿佛轻轻一掸,就能掸下成年...

【韩叶】变小的恋人

吃完早饭后,叶修到阳台摆弄摆弄前些天沐橙送来的花花草草,都不是名贵的品种,花期也长,开花时满院明丽的颜色,倒也赏心悦目,于是叶修便顺理成章地收下了。

正忙着把月季花盆里的杂草拔除时,韩文清从屋里走了出来,把歪到一边的扫帚摆好,沉默着看叶修忙得不亦乐乎。这个人以前还懒得要死,现在倒是对这些琐事挺上心,也好也好,免得在家里闷的。但是叶修专注拔草松土的神情又意外的可爱,非要斩草除根又怕殃及池鱼,眉心微微凝起有些烦恼。韩文清心神一动,从背后环住叶修亲了亲他脸颊。

“唔老韩。”叶修早就发现韩文清出来了,一直杆在那儿看自己忙活,也不知道来帮一把,他有些气呼呼,但又觉得老韩每天要给他们俩做饭实在是巨大工...

【喻黄】专属甜点师(下)

专属甜点师(上)

一辆充满爱意和小甜点的卡丁车!

天天生日快乐!以后也要继续爱天天!

最后的链接先不要看!主要内容已经写了!先把煽情的结尾看完再点神经病的链接!


大二期间一天夏日午后,学校举办了一场盛大的活动,很多人蜂拥而去,占位的占位,准备的准备,偌大的校园里一时竟是少了许多嘈杂的人声,多了鸣蝉在树叶间长鸣的尖锐声音,此起彼伏,仿若青春电影中的背景音乐。

黄少天背着吉他走在被浓荫掩映这的小楼顶层上,灿烂的阳光勾勒出绿叶柔和的轮廓,入目尽是青翠的绿意,让人心情不由得就惬意起来。

他的目标是楼层的最后一间琴房,那里的一扇窗子外尽是如盖绿叶,将本来灿烂的阳光滤了一层后才浅浅地洒进来...

【喻黄】专属甜点师(上)

我的剑圣大大就要生日了呜呜呜!以后还要继续爱着天天!

答应的喻黄车在下发,下会在8.10发。


今天周末,黄少天的习惯是睡到自然醒,然后穿着条大裤衩,趿拉着拖鞋到附近的早餐店打一份刚拉好还热气蒸腾的肠粉回去吃,吃完之后该干啥就干啥,美好的一天就这样开始。

这天黄少天刚醒过来,处在一种身体活动而脑子停滞的半醒半睡的状态。他迷迷糊糊地去刷牙洗脸,还在想着梦里那个轻轻柔柔的歌声,很好听,好耳熟,似乎在哪里听到过。他心正痒痒着,忽然听到门口传来一阵门铃声,叮叮当当瞬间击溃了他的所有美好幻想。

张佳乐你大爷的!又不带钥匙!

黄少天怀着这样一种愤怒的心态,气冲冲地往嘴里灌了几口水,哗啦啦把牙膏...

© 明朝秦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