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希望变成一个优秀且坚强的人 ///

秦且,很高兴认识你。

【喻黄】专属甜点师(下)

专属甜点师(上)

一辆充满爱意和小甜点的卡丁车!

天天生日快乐!以后也要继续爱天天!

最后的链接先不要看!主要内容已经写了!先把煽情的结尾看完再点神经病的链接!


大二期间一天夏日午后,学校举办了一场盛大的活动,很多人蜂拥而去,占位的占位,准备的准备,偌大的校园里一时竟是少了许多嘈杂的人声,多了鸣蝉在树叶间长鸣的尖锐声音,此起彼伏,仿若青春电影中的背景音乐。

黄少天背着吉他走在被浓荫掩映这的小楼顶层上,灿烂的阳光勾勒出绿叶柔和的轮廓,入目尽是青翠的绿意,让人心情不由得就惬意起来。

他的目标是楼层的最后一间琴房,那里的一扇窗子外尽是如盖绿叶,将本来灿烂的阳光滤了一层后才浅浅地洒进来...

【喻黄】专属甜点师(上)

我的剑圣大大就要生日了呜呜呜!以后还要继续爱着天天!

答应的喻黄车在下发,下会在8.10发。


今天周末,黄少天的习惯是睡到自然醒,然后穿着条大裤衩,趿拉着拖鞋到附近的早餐店打一份刚拉好还热气蒸腾的肠粉回去吃,吃完之后该干啥就干啥,美好的一天就这样开始。

这天黄少天刚醒过来,处在一种身体活动而脑子停滞的半醒半睡的状态。他迷迷糊糊地去刷牙洗脸,还在想着梦里那个轻轻柔柔的歌声,很好听,好耳熟,似乎在哪里听到过。他心正痒痒着,忽然听到门口传来一阵门铃声,叮叮当当瞬间击溃了他的所有美好幻想。

张佳乐你大爷的!又不带钥匙!

黄少天怀着这样一种愤怒的心态,气冲冲地往嘴里灌了几口水,哗啦啦把牙膏...

【喻黄】论喻文州如何让黄少天放弃心中的信仰,只求脱掉衣服,陪他一睡

写给天天的生贺《专属甜点师》里的1part,因为文风突变可能会影响阅读,独立放出来。正文会在8.10发。

完全可以脱离原文,当做一个极其神经病的小段子看。


晚上喻文州自然是睡黄少天家了,可黄少天去客房一瞅,拿着遥控器一按,悲哀地发现这个空调坏掉了。

黄少天有些愤愤:“都是张佳乐那个混蛋,每次来我家都会弄坏一点东西!”

远在公司的张佳乐打了个喷嚏,觉得自己无辜极了。

喻文州笑看着黄少天对着空调嘀嘀咕咕,说:“那天天是要我睡哪儿呢?”如果此时黄少天把目光放在喻文州身上哪怕一秒,而不是对着空调干瞪眼的话,他一定可以发现喻文州眼里发出了亮光,如同浙江高考卷那条诡异的鱼一般。我们姑且称之为...

© 明朝秦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