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希望变成一个优秀且坚强的人 ///

秦且,很高兴认识你。

吹吹这个芳心纵火犯

黄少天其人,名字简洁利落,其实并不是经典的广州名字,人是不是经典的广州人很难说,由人而论。


总觉得黄少天是打小看着港剧长大的,撩妹的手法该是一等一的高,再者一直泡在广式早茶港式甜品里,焦糖布丁杨枝甘露葡挞等绝对不离口,话语该是带着点儿甜味的。

黄少天其实蛮像港剧里那些个如风般张扬的少年,会披星戴月骑在机车上,乘千里快哉风撞破黑夜浓雾,是遇上南墙也会哐哐往上撞的不知天高地厚的性子。一个漂亮的飘逸并刹车后,黑色机靴在地上踩出清脆声响,一张英气的面庞在头盔掀起后暴露在皎洁月光中,明明是冷峻的面庞,见着你忽地朝你露齿一笑,再油盐不进的女孩子也会心软了。

哎,我即使是在空中,也想弯下腰来亲吻这样的少年吧。

 

有时会觉得,像黄少天这样大大咧咧的话痨,活得该是很潇洒自在,但又觉得没有表面上看的那么纯粹简单。他心里大抵是有一套自己明镜儿似的规则,清清楚楚地划分好界限,把人分好类别。

第一类自然是喜欢的人,那当然不用说,直接往人肩上一搂,脑袋一蹭,撒撒娇,卖个萌,秀一秀广式厨艺,叽啦矶啦拖鞋也不怕被人看到自己乱七八糟的一面,大早上的起床一头柔软的头发乱糟糟的,眼神还迷蒙着,迷迷糊糊寻着那人怀里就可以再打个盹儿。

第二类是好友,像叶修啊张佳乐啊等等,都是可以一起勾着肩膀海吃胡喝随便瞎吹的老铁。

第三类是至亲,感觉黄少天这阳光性子大概是妈咪给纵出来的,广州妈咪大都年轻火辣,妈咪跟少天应该是感情好得可以一起穿着睡衣打游戏,悄咪咪趁爹地不在家一起出去胡吃海喝那种,然后两个人一起被爹地训话,妈咪永远能够提前缓刑释放。少天的爹地应该是个大老板,一丝不苟,甚至还有点严肃,但是其实内心萌点超奇怪,当初不知道怎么就栽进了少天妈咪的甜蜜陷阱里,大概是一辈子都对妈咪生不起气来那种。黄少天的话痨属性大概随了妈咪,妈咪爱在爹地耳边叨叨,四十多的人了还跟小姑娘似的爱闹腾,其实严肃的爹地最受不了这点,于是莫名其妙被扔出家门的黄少天嘁了一声没羞没臊的老东西和辣妈,摸了摸鼻子滚去老朋友家里避难了。

第四类就是剩下的人了,萍水相逢,你好我也好。

 

总能看到别人形容黄少天像一团温暖的光,其实有一点点不太妥。毋庸置疑,黄少天像一团光,摸上去是灼人的热度,偶尔柔和些,变成一个融化你心的小太阳。但若往深里探,抓得的绝对是满怀冷清,黄少天的内里,实际上是一团冷光。他绝对不是由内到外暖融融到要冒白气的温暖人物,内心深处绝对敛了一抹冷意,是对战时长久的蛰伏,与一击即中的冷酷,让他整个人变得棱角分明起来。

黄少天与夜雨声烦在对战中所呈现出来的机会主义者的特点,其实引用一句我很喜欢的话大概就能概括。

“你的眼底有千军万马,你总是不断超越别人的想象。你擅长伪装平庸,在沉默蛰伏里一击即中。”

 

哎,又温暖又冷酷,又会做饭还很好看,真是太喜欢他啦。

今天迷人的黄少天先生成年啦,广东人民发来贺电,恭喜黄先生到达合法年龄,可以合法纵火芳心啦!




*给他写了篇生贺喻黄小甜饼

“没办法,情不能自抑,还请少天老师多坦待一下了。”



评论(7)
热度(12)

© 明朝秦且 | Powered by LOFTER